相关文章

合肥庐阳 不出校门上好兴趣班

每天下午放学后,趁着爸妈还没来接的空闲时间,在学校里就把兴趣班给上了,对于合肥市庐阳区的孩子们来说,是另一段快乐的时光。

三十岗乡古城小学位于合肥北郊,距离合肥市中心约有20公里的路程,和城区的孩子们相比,这里的孩子没有便利的条件接触到各类课外兴趣课程。“但没想到的是,学校的少年宫里就开设了20多种课外兴趣班,不收家长一分钱,孩子还方便,真是一项利民工程!”家长孙栋梁说。

从2011年开始,合肥市庐阳区开始在中小学校开创少年宫项目,累计投入2317万元资金用于建设与运行,建起功能室近300个,活动场地超过2万平方米,吸纳兼职辅导员300多名,外聘辅导教师150余名,建立学科类、艺术类、体育类、益智类、科技类、手工类、传统文化类等七大类50余门活动课程,开设社团750个,学生参与面达80%以上。

对于庐阳区的10余所乡镇小学的孩子们来说,少年宫开设的课外兴趣课程打开了他们认知世界的新大门。

古城小学四年级学生汪彤姚已经在学校少年宫上了两年的葫芦丝课,去年,她刚刚通过了国家业余葫芦丝九级认证。没花一分钱,孩子学会了一门乐器,性格也变得更加开朗活泼,妈妈王业霞对学校开设少年宫的举措充满感激。

“家门口没有什么好的兴趣班,想给孩子报一个好一点儿的,得到市区去,从家到合肥市区来回公交得花上四个多小时的时间。这下好了,免费在学校就把兴趣班给上了。”王业霞说。

课程开起来了,教师的专业度能得到保证吗?刚听到学校要开木雕、摄影等少年宫课程时,家长们的心中打起了无数个问号。

“学校没有老师能上这个课,我们就请专家来上,要请就请最好的。”古城小学校长王艳说,为了开好木雕班,学校去年专门聘请了合肥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、安徽省工艺美术师王勇带着孩子们手把手做木雕。

提起兼职来当老师的事,王勇表示他和学校一拍即合。王勇说,这是一件双赢的事,一方面把木雕技艺带到学校,传播到孩子中间是非遗传承人的责任和担当。另一方面,木雕以“做减法”的形式对提高孩子们的动手能力、思维能力和空间设计能力非常有益。

这些偏远学校开设的少年宫在丰富学生课余生活的同时,也成为学校提振素质教育、创办特色名校的有力抓手。

合肥市五一小学原隶属于市郊的杏花镇,2002年合肥区划调整时划归于庐阳区,成为该区最边远的学校之一。地理位置不佳,学校如何发展?这成为几任校长持续努力探索的问题。

2009年,合肥市灯谜协会副会长、主要负责人仲慧芬来到学校,让灯谜传统文化在学校繁茂生长,并成为学校的“金字招牌”。2018年,学校被评为合肥市首批传统文化教育示范校,在少年宫的灯谜社团里,孩子们拓展了知识面,获得了传统文化的持续滋养。

如今,每到周三下午,五一小学少年宫活动开营,学校宛如上元节灯会现场,老师和学生互出谜面,大家争先恐后回答。仲慧芬说:“字谜博大精深,囊括知识门类众多,它像一个接口,引导学生通往广阔的知识海洋。”

仲慧芬说,她会将和学科相关的知识贯穿到谜面中,如“莫提钱,俗”,打两位文学巨匠,谜底是“莫言”“金庸”,引导学生回去后主动查阅他们的著作。

如今,合肥市庐阳区已在城区10余所偏远乡镇中小学校开设近200个少年宫社团,获益学生近万人。合肥市庐阳区教体局团委副书记贾莉表示,学校少年宫社团的建设与发展给予了庐阳教育改革一个契机,“让我们敢于舍弃用一种模式、一个标准去培养学生,把选择权还给孩子,把全面发展与个性发展统一起来,去追寻素质教育的真谛”。

据了解,下一步,合肥市庐阳区将成立少年宫社团发展联盟,将少年宫社团建设作为庐阳义务教育均衡发展“升级版”的有力抓手,发现并推广特色活动和创新举措,打造信息交流分享的平台,实现学校少年宫社团的共同发展。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04月16日第6版